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企业新闻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话说德国球床高温气冷堆的安全教训
2015-8-27

2009年4月1日,互联网上登出了一篇题为《再探球床式反应堆(PBR)安全性》的文章『1』。作者摩曼(Rainer Moormann)先生长期在德国于利希研究中心工作,是一位 具有丰富球床高温气冷堆研发经验的专家。该文语出惊人,开篇第一句话就概括说:“PBR的安全性能并不象人们较早时想象的那样美好”。于利希研究中心2008年6月发表的一项新的关于20多年前关闭的德国球床堆AVR运行经验的研究指出,未来的PBR要增加安全措施,还需要投入相当大的研发努力。该文的观点在核电界内不胫而走,引起广泛的重视。有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摩曼先生是个高温气冷堆的坚决反对派。笔者不知就里,不予置评,但坚信,赞成或反对的观点都只能建立在科学依据上。因此,本文想就其中涉及到而又普遍关注的PBR的共性安全问题从技术上进行探讨。

      1 高温气冷堆发展概况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英国、美国和德国开始研发高温气冷堆。1964年,英国与欧共体合作建造的世界第一座高温气冷堆龙(Dragon 20MWth)堆建成临界。其后,德国建成了15MWe的高温气冷试验堆 AVR和300MWe的核电原型堆 THTR-300。美国建成了40MWe的实验高温气冷堆桃花谷(Peach-Bottom)堆和330MWe的圣符伦堡(Fort. St. Vrain)核电原型堆。它们大多采用钍-铀燃料。日本于 1991年开始建造热功率为 30MWth的高温气冷工程试验堆HTTR,1998年建成临界。

上世纪80年代后期,高温气冷堆发展进入模块式阶段。有潜在市场应用前景的两种模块式高温气冷堆设计是:德国Siemens/Interatom公司的球床模块式高温气冷堆HTR-Module和美国GA公司的柱状燃料元件模块式高温气冷堆MHTGR。前者单堆热功率200MWth,电功率80MWe,其示范电厂拟采用2个模块;后者热功率为350MWth,采用蒸汽循环,示范电厂拟采用4个模块。1994年GA公司又提出更先进的热功率600MWth、采用氦气直接循环发电的GT-MHR设计。
    
      2 关于球床高温气冷堆安全性的再认识

      2.1 流行的球床高温气冷堆安全设计

已经发表了大量的文章介绍球床高温气冷堆的安全特性『2』『3』。在球床高温气冷堆的各个发展阶段,燃料元件均采用包覆颗粒燃料球。典型的元件球直径为 60mm。其中直径为 50mm的中心石墨基体内均匀地弥散包覆燃料颗粒,元件外区为 5mm厚的不含燃料的石墨球壳。目前最新的包覆颗粒技术是全陶瓷型三重各向同性包覆(TRISO)。TRISO包覆颗粒的燃料芯核直径为 0.5mm,其外首先包覆一层疏松的多孔低密度热解碳,用来贮存裂变气体、缓冲温度应力、吸收芯粒的辐照肿胀,及防止裂变反冲核对外层造成损伤;第2层为高密度热解碳层,用来防止金属裂变产物对SiC层的腐蚀,及承受部分内压;第3层SiC层是承受内压及阻挡裂变产物外逸的关键层;第4层高密度热解碳层,主要用来保护SiC层免受外来机械损伤。包覆后的颗粒直径约为 1.0mm。每个球形燃料元件中包含有约 12,000个包覆燃料颗粒。

包覆燃料颗粒的包覆层形成了阻止裂变产物释放的第一道屏障,其良好性能是球床式高温气冷堆设计成功的基本保障。试验结果表明,辐照后包覆燃料颗粒在1600℃以下的温度范围内,即使经过长时间加热,裂变产物的释放率仍非常低。在1700-2000℃时释放率才有明显增加,而碳化硅层的老化现象要到2100℃时才会发生。因此,通常将1600℃选为燃料球最高温度限值。设计计算得出的正常运行燃料球最高温度通常不超过1000℃,故认为有相当大的设计安全裕量。

高温气冷堆普遍采用加压氦气做冷却剂。氦气是单相惰性气体,不存在与相变有关的传热极限。反应堆堆芯具有很大的热惯性,预计瞬态过程中不会出现局部温度大幅上升的情况。

由于球床高温气冷堆具有低的功率密度、高的燃料和慢化剂负温度系数、大的热容量等特性,使得有可能设计出一种具有大的高径比的堆芯、功率适中、具有固有安全性的反应堆。它在任何瞬态和事故情况下,不需借助能动安全系统,就可保证燃料最高温度不会超过1600℃的限值,不会出现堆芯熔化、放射性大量释放的严重后果。

与偌大的堆芯相比,单个燃料球的确是太小了,正常运行时堆芯要装入几十万个燃料球。上述所有的计算结果都是宏观地针对堆芯整体而言,无法考虑燃料球本身。前文已讲到,决定裂变产物释放与否,是单个球体的温度而不是它者。显然,整个安全性问题的焦点就在于:在整体正常的运行工况下,单个燃料球的最高温度究竟可能会有多高?它可不可能超过设计限值?

      2.2 德国球床高温气冷堆的安全实践

如前文所述,德国在1967年建成其第一座高温气冷试验堆AVR(45MWth、15MWe)。该堆的氦气(He)冷却剂出口温度高达990℃,原则上适用于高温裂解水的工艺热之需。1985年,利用钍作燃料的高温气冷堆THTR300(750MWth、300MWe,出口氦气温度750℃)投入运行。但是1988-1989年间这两座反应堆相继被关闭至今。特别是THTR300机组1989年关闭时,仅折合运行了1.2个满功率年。
后来听说,正是安全方面的考虑促使永久关闭了AVR。该堆缺乏足够的保护措施来对付那些伴有空气进入从而引发堆芯起火的外部影响;此外当有水进入堆芯后,可能产生正的空泡反应性系数。因此两者均作为设计基准事故在现在的球床高温气冷堆设计中予以考虑。THTR300永久关闭也已成定局,现在一直在就经济补偿问题扯皮。德国人停建PBR的决心很大,连制造燃料球的家什都送人了。
笔者是这次从摩曼先生的文章中才第一次听说,AVR的一回路被与石墨粉尘混在一起的金属裂变产物(主要是锶-90和铯-137)严重污染,成为反应堆拆除的主要难题。虽然AVR只在大于或等于900℃的工况下运行了4年左右,堆芯裂变产物总量的百分之几从燃料求释放出来污染了整个压力容器。功率运行时的污染要比现在德国压水堆核电厂高5个量级。尽管AVR的尺寸小,但其主要由锶-90引起的β沾污却可列为世界之最(两起严重事故除外)。而β石墨粉尘的这种可移动特性成了反应堆拆除时最头痛的事。考虑到AVR的压力容器包含了整个一回路,最后只得用轻混凝土灌满整个压力容器,以固定住粉尘。这样就成了2000吨重的压力容器将于2012年运至中间储存地址,在那儿搁置30-60年,以等待政府的最后决定。

在THTR300上也观察到了类似现象,只是由于其出口温度比AVR的要低200K,运行时间不太长,问题没有AVR那么严重罢了。在THTR300上仍然测出了放射性释放。铯137仍会沾污一回路,其程度要比同功率水平的压水堆高3个量级。人们还发现THTR300内燃料球的流动仅限于堆芯中轴附近,堆芯外围区难以流动起来,可能导致过高的燃耗。堆芯出口附近的热气导管出口温度大大高于预期值,这可能就是该堆运行1个满功率年后发生热气导管的金属部件受损的原因。此外,在该堆上还发现了未预料到的燃料球密实化问题。关于THTR300运行经验的评价至今尚未结束,还在加紧进行之中。。
人们很自然地要问:难道反应堆被与石墨粉尘混在一起的金属裂变产物严重污染是与球床堆相伴而生的运行现象吗?这些现象是否暗示球床高温气冷堆存在固有的安全问题呢?

      2.3 球床堆发生放射性严重沾污的原因分析

AVR一回路出现放射性沾污,只可能有两种原因:一是堆芯燃料球温度过高,放射性裂变产物扩散出来了;二是燃料球制造质量问题,燃料球破损使得放射性裂变产物逸出。

于利希研究中心的研究报告给出了明确的结论:金属裂变产物严重污染一回路主要是由堆芯温度高到了不可接受的程度所致,并不是象过去推测的那样只是由于燃料球制造质量不佳造成的。其依据是:(1)完全相同结构的燃料球在美国桃花谷柱状高温气冷堆2#堆芯上使用,但没有发现任何明显的锶-90逸出;(2)在金属裂变产物释放与显示燃料球破损的裂变惰性气体逸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联系;(3)当AVR出口温度提高到950℃后不久,即可观测到其污染显著提高几个量级。实验显示,如果对于某种核素的温度限制被超过,则该种核素就会穿过芯核、包覆层和石墨球壳扩散出来。这个弱点至今尚未解决。研究指出,从完整无缺的THTR300燃料球中扩散出来的裂变产物远比从破损球中释放出来的多。

现在让我们来分析一下决定燃料球温度的因素。首先,燃料球的发热取决于燃料球所在位置处的热中子注量率以及燃料球的燃耗。燃耗愈浅,中子注量率愈高,燃料球发热愈多。再来看氦气导热,氦气流量愈大,带走的热量愈多,燃料球温度愈低。而氦气的流量取决于流道的阻力,相邻球体的空隙率愈小,氦气流动愈不通畅,带走的热量愈少,燃料球温度就会升高。球床堆要求整个寿期内高、低燃耗的燃料球足够均匀地混合。在球床堆中,未达到最终燃耗值的燃料球要重新放入堆内使用,所以堆内燃料球的燃耗是不一样的。如果燃耗浅的燃料球局部累积,就可能使局部功率、温度显著高于其它区域。燃料球一旦投入堆芯,其在堆内的逗留时间和移动路线完全不在人们的掌控之中,相邻球间的空隙率也完全是随机不可控的。因此,球床堆堆芯的“黑匣子”特性使得对于堆芯内某点附近区域而言,其燃料球发热量与氦气导出热量两者不但是不可预计的,而且是随时间改变的。研究指出,球床的流动可能导致球床的密实化。这样不仅使得局部功率密度增加,而且使得局部的冷却剂流阻增加,这两者均会使该局部的温度显著高于其它区域。这就不难想象,在球床堆内可能出现一些球温非常高的局部区域,即所谓热点。

球床高温气冷堆苦于难以在堆芯内设置堆内测量装置,无法精确测量出堆内的温度和中子注量率。AVR直到被完全关闭前1年的1987年都还没有解决这个测量难题。1986年,于利希研究中心向AVR投放了190粒内装一组熔丝的温度监测球,当然这些监测球只能记录下它们所经历过的最高温度,并不能给出堆芯内燃料球温度的空间与时间分布。监测球投放后15个月才得到第一批报警结果。直到AVR关闭时,尚有25%的监测球留在堆芯没有出来。对流出堆芯的监测球的检查发现有相当大部分的球内熔丝已经完全熔断。这表明:虽然堆芯最高温度尚不得而知,但已意味着堆芯温度已比先前的计算值超过200多度。粗略估算堆芯最高温度要比预测值高出大约300K。这就加速了裂变产物从燃料球向外释放。此外,在反射层侧进行的测量表明堆芯功率分布并不对称。在热气导管中还测量到未预计到的温度高于1100℃的热气流。对AVR乏燃料球的检测表明堆芯内确实存在热点。这些问题至今尚未完全搞清楚

球床堆中存在大量的可移动、与金属裂变产物混在一起的石墨粉尘,使得问题更为复杂、严重。那么,这些粉尘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球床堆设计是建立在石墨球流动摩擦力非常小的基础上。1948年就发现,石墨只在足够潮湿的情况下才有良好的润滑性能,有氧气存在时润滑效果要差一些。而所有的石墨球流动摩擦堆外试验都是在低摩擦状态下进行的,然后就想当然地推绎到氦气气氛下。殊不知在球床堆要求的氦气气氛下,石墨间的摩擦系数增大4倍,而磨损率则增大至10000倍(原文如此)。这导致在AVR中产生了大量的石墨粉尘。直到AVR投入运行若干年以后才观察到大量石墨粉尘的出现、燃料装卸料机的出料出现困难,以及燃料堆内滞留时间的计算值与观测值之间的显著差异。
燃料球流动的不可控性会改变堆内功率及温度的分布。靠近反射区周边的燃料球流动不可避免的迟缓将导致不可接受的高燃耗,同时增大裂变产物释放的可能。

      3 推论

摩曼先生的文章见诸报端已有150天之久,并未看到PBR的坚决支持者们的批驳或澄清。难不成人们真的无法否认,反应堆一回路被与石墨粉尘混在一起的金属裂变产物严重污染是球床高温气冷堆的一种固有不安全性,而且是在整体参数也许还正常的运行工况下就可能出现的不安全吗?这些飘忽不定的局部热点无法被捕捉并加以控制。作为球床堆祖师爷的德国于利希研究中心在缄口20年后,仍然未能想出很好的解决办法。德国政府不支持搞核电,更不会去搞高温气冷堆了。这种情况下,摩曼先生仍然坚持继续研究高温气冷堆,在眼看又要有人掉进坑时,毅然亮起红灯示警。笔者对摩曼先生的科学道德与良心表示敬佩。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显然在对这种固有的安全问题制定出确实可操作的安全防范措施之前,任何新的工程尝试都难免重蹈覆辙,千万不可抱侥幸心理去冒险。驾驶员都知道及时刹车远胜于处理事故的道理。

笔者认为,TRISO包覆颗粒性能已臻完美,矛盾的主要方面不在于它。不解决球床堆燃料球的超高温问题,恐怕再包覆两层也无济于事。

降低高温气冷堆的出口温度也不可取,没有高温这个核心优势,发展这种堆型也就失去了意义。

因而柱状高温气冷堆可能是一种较好的解决途径。在柱状堆中,可以较好地掌控燃料的最高温度,避免金属裂变产物的超温释放。而且由于不存在石墨球的流动,不会产生石墨粉尘。举一个例子可以帮助理解。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家庭用的煤球炉起初都是烧小煤球,经常出现有些煤球因为堆积太密,空气流通不好而烧不透。后来改用蜂窝煤,确保空气流通性,问题就解决了。当然这种堆型也有其自身的技术问题,但并不显示具有固有的不安全特征。

                               

  
 
2019-8-23
“华龙一号”海内外示范工程稳压器全部研制出厂
2019-8-23
中国核电与甘肃共商清洁能源产业合作
2019-8-23
中核二二公司迁驻武汉 开启新征程
2019-8-23
捷克重启核电站新建机组项目
2019-8-23
田湾核电5、6号机组近期最新进展情况
2019-8-16
俄罗斯Rosenergoatom或投资130亿美元用于国内新核电建设项目
2019-8-16
中核集团与厦门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将在核技术应用等多方面合作
2019-8-16
我国首座中等规模球形托卡马克聚变实验装置建成
2019-8-16
台山核电2号机组预计今年下半年实现商运
2019-8-16
中国华能与华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2019-8-9
国家电投、安萨尔多核电公司、上海电气签署核电市场合作谅解备忘录
2019-8-9
海阳核电厂2019年将实现向周边70万平方米区域供热
2019-8-9
三代核电关键设备来自上海设计:国产化率已超85%
2019-8-9
政策开闸资本入局 中国核电产业结束三年暂停
2019-8-9
探秘福清核电:2021年全部建成 至少可拉动地方3000亿投资
2019-8-2
上海英致公司拜访福建宁德核电有限公司
2019-8-2
上海英致公司拜访福建福清核电有限公司
2019-8-2
CAP1400湿绕组电机主泵样机通过鉴定
2019-8-2
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关于印发《核电厂运行性能指标(试行)》的通知
2019-8-2
福岛第二核电站将报废:耗资177亿人民币 耗时将超40年
2019-8-2
中核集团正式控股世界著名的罗辛铀矿
2019-7-31
漳州核电两台“华龙一号”获核准!
2019-7-31
“核电一哥”中广核电力过会 拟A股募资150亿
2019-7-25
上海英致公司拜访辽宁红沿河核电有限公司
2019-7-25
六核时代来临 阳江核电6号机组已具备商运条件
2019-7-25
中核矿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成立
2019-7-24
我国核能领域企业首次获得乌克兰国家议会特别荣誉
2019-7-24
IAEA总干事天野之弥去世 去年开始就身体欠佳
2019-7-24
中核集团与阿联酋签署协议 打造中国核工业“出海”新亮点
2019-7-18
中法联合体中标ITER实验堆核心设备安装工程
2019-7-18
俄罗斯Brest-300快堆将于年底获得建造许可证
2019-7-18
发改委:上半年全社会用电量3.4万亿千瓦时
2019-7-18
“外冠”合冕!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外穹顶封顶完成
2019-7-18
台湾“核一厂”除役 能源政策待解
2019-7-12
耗时7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新掩体正式投入使用
2019-7-12
上海英致公司拜访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
2019-7-12
海阳4号1000兆瓦级核电机组常规岛整锻低压转子国产化成套锻件通过鉴定
2019-7-12
《2019年中国电源发展分析报告》: 今年电源装机整体增速将放缓
2019-7-10
国家电投与烟台市就核能利用、打造清洁能源应用示范市等方面进行交流
2019-7-10
“华龙一号”首堆示范工程全部机组通过验收
2019-7-5
大型先进压水堆及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科技重大专项实施管理办法及实施细则解读
2019-7-5
中核二三中标福建漳州核电1、2号机组核岛安装工程
2019-7-5
中国能建东北院签订四台百万千瓦核电机组常规岛及BOP设计合同
2019-7-5
中核集团电子采购平台电子商城正式上线
2019-7-5
世界首座浮动核电站获得首期10年运营执照
2019-6-28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发布首个核保险行业标准
2019-6-28
阿根廷来华谈80亿美元核电项目:将是中国在当地最大投资
2019-6-28
台山核电站2号机组成功并网发电
2019-6-28
中国核工业大学将于2021年建成
2019-6-28
国家能源局印发《大型先进压水堆及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科技重大专项实施管理办法》等四项制度
2019-6-27
上海英致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加入核能材料产业发展联盟
2019-6-25
冷试倒计时:“华龙一号”海外首堆核回路冲洗正式开始
2019-6-25
山东核电签署《胶东半岛核能清洁供热项目合作框架协议》
2019-6-21
我国三代核电自主化型号“国和一号”设备国产率超85%!
2019-6-21
全国政协常委王寿君:未来两年国内核电装备制造市场可达千亿
2019-6-21
“华龙一号”海外首堆工程外层安全壳穹顶吊装成功
2019-6-21
中核子公司唤离职员工归队:核电重启后前所未有的机遇期已至
2019-6-21
张建华宣介中国核能发展政策主张
2019-6-21
中国大陆核电厂分布图更新(截至2019年6月13日)
2019-6-12
上海英致公司出席WANO莫斯科中心新建机组大会
2019-6-12
中核集团与上海交通大学共商校企合作创新发展路径
2019-6-12
福清核电1至4号机组通过最终竣工验收
2019-6-12
经济性决定“核蓄一体化”发展前景
2019-6-6
中俄两国元首共同见证:徐大堡3、4号机组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2019-6-6
中国新一代“人造太阳”总体安装正式开始
2019-6-6
国产自动焊设备首次成功应用于田湾核电主蒸汽管道
2019-6-6
大亚湾核电基地陆地及海洋物种超过200种
2019-6-6
国际能源署呼吁:核能创新发展 防止核能衰退风险
2019-5-31
中法合作的台山核电2号机组首次到达临界
2019-5-31
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分析:核电、燃气负面影响有限
2019-5-30
海南2019年省重点项目119个 海南昌江核电二期今年将开工
2019-5-30
中核集团成功研制世界最高束流地下实验设施
2019-5-30
国内首个核能供热项目正式落地 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2019-5-23
国家发改委明确电力产业结构调整目录 “水火核”步入产业深度调整期
2019-5-23
中国三代核电自主化型号“国和一号”设备研制基本完成
2019-5-23
中国核数据中心成为国际五大核数据中心之一
2019-5-23
四台大核电旁边的这个村搞”核电经济“ 去年产值23.5亿元
2019-5-23
海南:加快建设以核电为主要能源的清洁能源岛
2019-5-17
听院士告诉你:用核能给你家供热,靠谱不?
2019-5-17
上海电气核电集团与台海集团、中核台海开展新一轮战略合作
2019-5-17
中核集团具备华龙一号燃料元件批量化制造能力
2019-5-17
访中核集团“人造太阳”、“华龙一号” 自主创新铸造国之重器
2019-5-17
中俄拟签署徐大堡核电3、4号机组总合同 金额逾17亿美元
2019-5-9
中罗两国公司就成立核电项目合资公司签署相关协议
2019-5-9
立足能源转型大格局 推动核电高质量发展
2019-5-9
生态环境部批复海南昌江核电厂海工优化工程
2019-5-9
修炼内功蓄势待发 中国核电多台机组将陆续投运
2019-5-9
青海省规划建设两个核能项目 总投资380亿元
2019-5-9
中科院科学家在海水提铀关键技术研究中取得进展
2019-4-30
第三届核电运维工具经验反馈和创新研讨会于4月在苏州成功举办
2019-4-30
中核四O四与中核龙瑞一体化运行
2019-4-30
主控室可用!华龙一号海外首堆实现冷试前重要节点
2019-4-30
中国核电:一季度净利增长近14%
2019-4-26
聚焦信息安全 引领技术创新 助力数字化转型——第七届中国核电信息技术高峰论坛于4月在苏州顺利举办
2019-4-26
冷试即将开始!“华龙一号”首堆进入腾飞倒计时
2019-4-26
全国首个“核蓄一体化”项目将在漳州落地
2019-4-26
我国核电机组安全稳定运行累计三百余堆年 总体安全业绩良好
2019-4-26
中广核电力:一季度上网电量较去年同期增长13.87%
2019-4-26
从30万到35万千瓦 我国大陆首座核电站再创国之光荣
2019-4-26
中核集团打破核电关键阀门瓶颈 我国核电发展“卡脖子”设备成功研制
2019-4-11
我国三代核电技术市场竞争力较强 设备国产化率达90%
2019-4-11
我国大型核电和小堆技术齐头并进
2019-4-11
四代核电新进展:CFR600示范快堆四大换热器联合施工设计采购合同签约
2019-4-11
国家核安全局批准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厂高温气冷堆核电站示范工程质量保证大纲相关请示的函
2019-4-11
海南昌江核电1、2号机组获运行许可证
2019-4-3
核电项目将陆续开建 中国今年或有十台机组获批
2019-4-3
核电重启官宣:今年会有核电项目陆续开工 将制定新一轮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
2019-4-3
三代核电首批3个项目试行上网电价获国家发改委批复
2019-3-29
中广核多元布局 资产总额超6600亿元
2019-3-29
我国首次建立铀矿数字化基础数据库
2019-3-29
我国核电关键设备国产化取得重大突破
2019-3-29
习近平在法国发表署名文章 屡提核能合作
2019-3-26
海南昌江小堆示范工程计划于12月开工
2019-3-21
中国核电4台机组WANO综合指数并列世界第一
2019-3-21
核电开闸!首批投资800亿 中长期规划投6000亿
2019-3-21
中核集团、西安交通大学共建中国西部先进核能技术研究院
2019-3-21
打破国外垄断 “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堆外探测器成功研制
2019-3-21
田湾核电6号机组压力容器成功吊装
2019-3-14
国内首个海上浮动核电站有望今年开工
2019-3-14
中俄签署田湾核电站第四期工程总合同 将于两年后开工
2019-3-12
中核集团:2020年要进入世界500强
2019-3-12
中国首个校企合作核动力船舶与海洋装备研究院扬帆起航
2019-3-12
中核集团参与竞标100亿欧元核电项目
2019-3-7
王寿君:"华龙一号"海外首堆卡拉奇核电工程预计提前完工
2019-3-7
中国“人造太阳”核心装置将于今年建成
2019-3-7
华能集团董事长舒印彪:希望华能尽快取得核电建设牌照
2019-3-7
吉林白山核能供热示范项目合作协议启动签约仪式
2019-3-7
广东:2019年将开工建设太平岭核电一期工程
2019-2-27
日本计划下月起移出福岛核电站3号机组燃料棒
2019-2-27
章建华赴中国广核集团检查工作
2019-2-27
福建漳州核电厂1号机组计划于今年6月开工
2019-2-27
江苏核电在俄罗斯专利授权取得新突破
2019-2-27
世界核电运营者协会(WANO)上海中心正式落地
2019-2-22
海盐核电关联产业去年总产值突破270亿元
2019-2-22
我国核电进入密集投产期 核电“消纳症”得到缓解
2019-2-22
中国智慧能源产业联盟在京成立
2019-2-22
太原重工进军核电领域
2019-2-22
国内核电领域首次!岭澳二期实现发电机不抽转子状态下机器人检测
2019-2-14
“两核重组”推进:中国核建实控人将变更为中核集团
2019-2-14
中广核:冷阴极X射线数字成像技术白天探伤在国内核电站首次应用
2019-2-14
中国大陆核电厂最新分布图(截至2019年2月1日)
2019-2-14
钠冷快堆系统工程相关企业标准首次发布
2019-2-14
中国核电三门核电荣获国际组织技术转化成果奖
2019-1-30
“华龙一号”全球首堆福清核电5号机组引入“心脏动力”
2019-1-30
杨亚会见佳木斯市委书记徐建国 就进一步开展核能供热堆项目等事项达成共识
2019-1-30
山东核电获颁《电力业务许可证》 正式具备发电上网资质
2019-1-30
中法建交55周年,核电领域有哪些合作?
2019-1-30
全省唯一!海盐新设部门:专业服务核电产业
2019-1-24
中广核开始国内ATF燃料入堆辐照测试工作
2019-1-24
阳江核电6号机组计划将于下半年投入商运
2019-1-24
中广核回应与罗尔斯罗伊斯谈判:在英三大核电项目发展策略没变
2019-1-24
西屋获得9360万美元资金 致力于事故容错燃料的研发
2019-1-24
中国首台大型立式脉冲发电机组研制成功:功率相当小型核电站
2019-1-23
英致出品 - 2019年最新核电会议安排
2019-1-17
中广核2018年在运核电机组22台 总资产达到6750亿元
2019-1-17
中广核:“和睦系统”已为中国核电建设节约资金近30亿
2019-1-17
我国成功掌握低放有机废液热解焚烧技术
2019-1-17
“国和一号”示范工程国际安全评级获DNV-GL官方认定达到6.0级
2019-1-17
核电进入并网大年 2018年至今13GW核电装机商运
2019-1-10
海阳核电进入“双核时代” 2号机组具备商运条件
2019-1-10
中核集团一项重大成果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
2019-1-10
山东:以新一代核电、生物质能、氢能等清洁能源为主攻方向 大力发展新型清洁能源装备
2019-1-10
中广核电力2018年度核电机组总上网电量升14%至15.70万吉瓦时
2019-1-10
青海:在格尔木、德令哈地区提前谋划核电项目 开展核电站厂址普选工作
2019-1-10
核能供热面面观:三大核电集团已经在9个省份、24个城市开展厂址普选工作
2019-1-3
回顾 | 2018年中国核能行业十大新闻
2019-1-3
原子能院建成国际首台300kV小型化重核素加速器质谱装置
2019-1-3
重大专项“国和一号”(CAP1400)首台全范围模拟机交付使用
2018-12-25
中俄核能合作最大项目 田湾核电二期工程按期全面投产
2018-12-25
方家山2号、秦二厂2号机组一次调频功能验证通过评审
2018-12-25
葫芦岛市发改委:徐大堡核电项目申请已上报国家能源局 计划于2022年投入商运
2018-12-20
第二届核电厂设施去污与清洗技术研讨会12月13日在苏州成功举办
2018-12-20
改革开放四十年大事记—核工业篇
2018-12-20
中国核建:前11月新签合同额778亿元 同比增16.6%
2018-12-20
“海阳核电”领跑世界:2021年烟台核电园区核电产业项目将达25个以上
2018-12-20
太平岭核电新进展:一期拟建2台“华龙一号”融合技术机组
2018-12-20
EPR全球首堆、中法合资广东台山核电1号机组具备商运条件
2018-12-12
服务核电产业,促进融合发展,打造绿色经济—— “一带一路”核电前沿高峰论坛在浙江苍南成功举办
2018-12-12
章建华访问法国:就英国核电、华龙一号等交换意见
2018-12-12
国内首套军民融合核电站“中枢神经”正式发布
2018-12-12
国内首台!秦一厂30万机组增容提效改造项目通过验收评审
2018-12-12
万钢任中核集团中国原子能院党委书记 薛小刚任院长
2018-12-12
国家核安全局:关于颁发2MWt液态燃料钍基熔盐实验堆场址选择审查意见书的通知
2018-12-12
我国首部核电厂建构筑物维护及可靠性鉴定标准获批 自明年3月1日起实施
2018-11-28
国际小型铅基堆联盟成立 中科院核安全所任主席单位
2018-11-28
中国同辐研究院正式揭牌成立
2018-11-28
“燕龙”泳池式低温供热堆示范工程有望推进
2018-11-28
中国电建白俄核电项目顺利竣工投产
2018-11-28
生态环境部关于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站重大专项CAP1400示范工程环评审批意见的公示
2018-11-26
“华龙一号”全球首堆预计将于2020年建成投产
2018-11-26
“国和一号”首台全范围模拟机"和睿仿真"完成现场安装
2018-11-26
中核集团实现核电站放射性废物处理关键技术国产化
2018-11-15
章建华出任国家能源局局长
2018-11-15
三门核电一期工程建成投产 核电行业将开启规模化建设期
2018-11-15
我国“人造太阳”EAST装置实现1亿摄氏度等离子体运行
2018-11-15
铀价创下两年半以来新高 较2018年4月的低点上涨近40%
2018-11-15
核工业十大瓶颈技术之一取得突破性进展
2018-11-8
中核集团在进博会上宣布:未来5年国际化采购需求将超120亿美元
2018-11-8
进博会期间中核集团、国家电投相关合作进展
2018-11-8
三门核电2号机组即将具备商运条件
2018-11-8
国内功率最大的三代核电进入开工关键阶段 多个项目蓄势待发
2018-11-8
总投资140亿元!中核烟台浮动式核能示范项目已于今年开展前期工作 预计2021年首艘平台投运
2018-11-1
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已经入安装、调试关键期 计划于2019年底前后建成
2018-11-1
俄原子能集团将协助中方生产CFR-600快中子示范反应堆用核燃料
2018-11-1
2018年1-9月全国核电运行情况:投入商运核电机组共40台 装机容量达到39269.16 MWe
2018-11-1
田湾核电站4号机组首次并网成功
2018-11-1
首个“一带一路能源电力高校及产学研联盟”在沪成立
2018-10-25
第四届国际核电小堆发展高峰论坛10月24日在上海成功召开
2018-10-25
海阳核电1号机组具备商运条件
2018-10-25
中国核学会副秘书长王志就任太平洋核理事会副主席
2018-10-25
中国民用核技术产业未来十几年将突破万亿规模
2018-10-25
中比两国签署加强和平利用核能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
2018-10-25
俄罗斯与乌兹别克斯坦启动价值110亿美元的中亚首个核电站项目
2018-10-19
打造大国工匠 我国首部核工业职业分类大典正式颁布
2018-10-19
根据“十四五”核电发展储备:未来三年每年需开工8台核电机组
2018-10-19
我国专家首次获得国际电工委员会通用核仪器仪表领域奖项
2018-10-19
中国核技术遭“狙击” 中广核称美国政府推论不恰当保留法律维权权利
2018-10-19
海阳核电2号机组首次并网成功
2018-10-10
中广核技牵手苏州大学 共同打造核技术应用高端制造产业集群
2018-10-10
中国团队实现核能系统冷却剂新突破 1500K超高温稳定运行1000小时
2018-10-10
福清核电4号机组首次换料大修顺利完成
2018-10-10
田湾4号机组首次成功达到临界状态
2018-10-10
核安全局:关于释放海阳核电厂2号机组首次临界控制点的通知
2018-9-27
中国核电与中国宝原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2018-9-27
国家电投CAP1400示范工程迎接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张克俭调研
2018-9-27
《中华人民共和国原子能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2018-9-27
IAEA第四个核与辐射应急准备与响应能力建设中心落户中国
2018-9-27
核安全局:《宁德核电厂5、6号机组场址选择审查意见书》
2018-9-21
能源局:1-8月份全国电力工业统计数据,核电4820小时
2018-9-21
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张克俭:目前中国大陆在运核电机组43台 在建13台
2018-9-21
AP1000专项成果主题推介会:多个国家高度评价中国核电技术 期待分享经验
2018-9-21
总规模1000亿元!国家电投、中核集团等发起的中俄地区合作发展投资基金成立
2018-9-21
中国科学家吴宜灿获欧洲聚变核能创新奖
2018-9-12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立法规划原子能法为重点项
2018-9-12
我国首批聚变堆结构材料标准发布
2018-9-12
核电站主蒸汽系统管道自动焊技术在国内首次成功应用
2018-9-12
俄罗斯首座浮动核电站将于2018年底试运行
2018-9-12
中核集团再度实现我国国产工业钴60规模化出海
2018-9-11
第五届国际核电运维大会(INPOM 2018)在深圳大亚湾核电基地成功举办!
2018-9-11
地热第一钻——中国核电首个地热发电项目落户西藏
2018-9-11
中核集团“燕龙”泳池式低温供热堆初步设计完成
2018-9-11
核电审批重启箭在弦上 中国成为三代核电技术应用场
2018-8-29
日东电公司欲重启其他核电站遭指责
2018-8-29
南非宣布准备放弃2030年核电建设计划
2018-8-29
中国核建上半年营业收入227.81亿元 同比增长20.84%
2018-8-29
杨亚同志任国家电投副总经理、总会计师、党组成员
2018-8-29
田湾核电4号机组和三门核电2号机组最新进展
2018-8-25
全球核电全景图:448台机组在运、59台在建!
2018-8-25
提升我国核电标准国际认可度和影响力任重道远
2018-8-25
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反应堆 VST设备项目完成产权交接
2018-8-25
海核能源组建智囊团 中企挺进海外核电资本市场
2018-8-25
核动力院与中国核电签署核电运行数据共享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2018-8-17
海阳核电1号机组首次并网成功、三门核电2号机组实现首次临界
2018-8-17
中广核工程有限公司通过国家两化融合管理体系评定认证
2018-8-17
2015至2019年间:全球有望新增55个反应堆
2018-8-17
中国先进研究堆创造高功率连续运行新纪录
2018-8-17
市场规模直逼5000亿 核电为清洁能源注入新活力
2018-8-10
“华龙一号”首堆汽轮机控制系统 顺利通过出厂验收
2018-8-10
国拨经费总概算1.8 亿元!“核安全与先进核能技术”重点专项2018年度项目申报指南
2018-8-10
海阳核电1号机组首次达到临界、2号机组开始装料
2018-8-10
生态环境部:《放射性废物处理、贮存和处置许可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
2018-8-10
核安全局:关于释放三门核电厂2号机组首次临界控制点的通知
2018-8-3
徐大堡核电站探建多能互补基地
2018-8-3
核电设备行业:核电东风起 架势欲归来
2018-8-3
国家能源局:1~6月水电、核电、风电、太阳能发电量占比25.2% 同比增加0.3个百分点
2018-8-3
前景可期 任重道远——核电等高端设备研发投入大、推广难、受国外企业“挤压”
2018-8-3
中国核电:三门核电预计年内投入商业运行
2018-7-27
中核集团逾13亿元拿地 中国首所“国字头”核工业大学落户天津生态城
2018-7-27
张华祝:三代核电发展采取“一主一辅”更合理
2018-7-27
防城港核电站“华龙一号”示范项目安装首战告捷——YA厂房除盐水系统EESR联检通过
2018-7-27
核设施退役产业全球经验探析
2018-7-27
大国重器相继问世 中国品牌正在崛起
2018-7-20
中国核电生力军探路英国:“华龙一号”评审迄今均正面
2018-7-20
获核电三巨头力挺 烟台打造“核能产业新城”
2018-7-20
广西防城港红沙核电5、6号机组工程选址阶段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一号信息公告
2018-7-20
福清核电华龙一号“主动脉”打造成功
2018-7-20
阳江核电5号机组完成调试 已具备商业运营条件
2018-7-13
和睦系统实现百万千瓦级核电工程首台套应用
2018-7-13
攻击我国核工业研究机构的网络间谍组织被捕获
2018-7-11
欲收购英国8座核电站近半股份?中广核:未开展这方面工作
2018-7-11
核安全局:颁发三门核电厂2号机组首次装料批准书
2018-7-11
我国首家核能供暖产业联盟成立
2018-7-6
全球首台CAP1400模拟机即将落户荣成石岛湾核电
2018-7-6
内蒙古中西部已形成三个大型铀资源基地
2018-7-6
我国首次获得国际核天体物理大会举办权
2018-7-6
龙骨入堆 “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堆内构件正式开始安装
2018-7-6
一日之内两台全球核电首堆相继并网发电
2018-7-6
今年9月英致君邀您在大亚湾核电基地共商核电运维之道!
2018-6-29
中广核将与英国罗尔斯·罗伊斯公司共推新一代核级数字化仪控系统
2018-6-29
中国首艘核动力破冰船浮出水面 兼具开辟航道、供电等功能
2018-6-29
台山核电1号机组计划7月实现与外电网连接
2018-6-29
中广核主持编制的《核电厂混凝土结构技术标准》填补国家空白
2018-6-29
中国核电行业发展趋势分析 核电发电量不断提升
2018-6-22
AP1000全球首堆首次临界 海阳核电1号机组开始装料
2018-6-22
“华龙一号”首堆示范工程福清5号三台主泵水力部件全部到场
2018-6-22
山东烟台培育千亿级核电产业
2018-6-22
日本大阪6.1级强震后各地核电站未现异常
2018-6-22
首座“国字头”核工业大学即将落户天津!
2018-6-15
“华龙一号”首堆示范工程“最强大脑”成功激活
2018-6-15
非能动安全试验平台:国产三代核电站的安全基石
2018-6-15
三门核电1号机组预计11月投入商业运行
2018-6-15
中国首批“人造太阳”磁体支撑产品交付
2018-6-15
中国核电披露中俄VVER大合同细节
2018-6-8
中俄签署迄今最大核能合作项目 合同总额超200亿
2018-6-8
贺禹:解码中广核独具特色的管理体系
2018-6-8
特朗普责成能源部支持核电厂
2018-6-8
核电专项CAP1400示范工程六大试验全面通过验收
2018-6-8
台山核电厂1号机组即将首次临界
2018-6-1
"走出去“战略:华龙一号”海外首堆K3号机组压力容器顺利发运
2018-6-1
习大大再点赞:第三代核电“华龙一号”跻身世界前列
2018-6-1
防城港核电站1号机组连续安全运行1000天
2018-6-1
中国核电巨头“冷”对海上核电站
2018-6-1
《2017年度我国核安全状态数据报告》:我国核电审评任务繁重
2018-5-25
广东阳江5号机组并网发电,国产核电站“神经中枢”实现首次应用
2018-5-25
国家电投与中国能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2018-5-25
国际能源署等机构:中国对全球能源发展贡献突出
2018-5-25
世界首台套主氦风机设备通过出厂试验
2018-5-25
2018年中国核电行业竞争格局分析
2018-5-18
哈电锅炉“华龙一号”福清首套高压加热器发货
2018-5-18
中核智造走出海外再突破 中核自主研制加速器出口土耳其
2018-5-18
小轴承内含高科技 哈电超耐磨轴承填补国内空白
2018-5-18
美国加税清单中核反应堆等140项约10%项目“零进口”
2018-5-18
二代加”核电机组穹顶吊装成功:我国核电发展史上的又一个重要章节
2018-5-11
国产首台质子重离子装置 辐射安全许可专家委员会召开
2018-5-11
田湾核电4号机组进入装料准备阶段
2018-5-11
中法联合聚变研究中心首获重要实验成果
2018-5-11
中电工程签订秦山核电厂常规岛设备更新及技术服务合同
2018-5-11
中国核电田湾6号机组穹顶吊装成功
2018-5-11
核电已成中国东部沿海地区主力清洁能源
2018-5-4
关注|我国三代核电发展优势基本形成
2018-5-4
大连制造助红沿河核电设备国产化率达到八成
2018-5-4
重磅 | 2018年可能开工的核电项目一览
2018-5-4
IAEA与GIF在创新型反应堆方面扩大合作
2018-5-4
聚焦|俄罗斯浮动核电站首航 中国的还会远吗?
2018-4-28
《中国核能发展报告》(2018)蓝皮书发布 未来核电发展前景看好
2018-4-28
铅基堆联盟成立 中科院牵头打造核能产业创新生产链
2018-4-28
AP1000全球首堆三门核电1号机装料 为批量化铺平道路
2018-4-28
一季度水电核电风电和光伏等清洁电力完成投资累计同比增长18%
2018-4-28
百万千瓦级核电蒸汽发生器在中国一重制造完成
2018-4-28
雄安新区保障能源供应安全:长远谋划利用沿海核电
2018-4-28
厉害!秦山核电累计安全发电5000亿千瓦时
2018-4-20
中核核电年度发电量首破1000亿千瓦时 创历史新高
2018-4-20
“华龙一号”核电常规岛汽轮机主机设备研制完成
2018-4-20
CAP1400核电站棒电源系统通过能源局验收
2018-4-16
NITF 2018相关报道(三):第六届中国核电信息技术高峰论坛暨技术与产品成果展示会圆满落幕!
2018-3-30
NMTIS 2018 | 第二届核电运维工具经验反馈和创新研讨会圆满落幕!
2014-9-26
中广核与西班牙ENUSA公司签署设备采购合同
2014-9-19
“华龙一号”亮相第十一届中国—东盟博览会
2014-9-19
国际核电运维大会将于12月11日在上海召开
2014-9-15
国际核电运维现状座谈会暨首届国际核电运维大会筹备工作交流会于上海召开
2014-9-15
第六届中国核电前沿高峰论坛于8月29日在上海圆满落幕!
2014-9-11
日本新经产相小渊优子视察核电站
2014-9-11
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会见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部长
2014-7-21
习近平会见阿根廷总统,中阿将在阿根廷建重水堆核电站
2014-7-18
国核技与中电投合并方案已上报国资委
2014-7-17
盘点:我国在建核电项目及有望核准项目
2014-7-11
能源局局长吴新雄访问英国,签署核能合作声明
2014-7-11
能源局:核电重大专项2014年立项课题启动实施
2014-6-27
海阳二号机组核级蓄电池组完成全部发运工作
2014-6-27
发改委将加快核准一批核电项目
2014-6-27
国家核电与中电投确认将重组合并
2014-6-27
华能积极介入核电:吃了别人不敢吃的螃蟹
2014-6-27
CANDU技术在中国核电市场该“何去何从”?
2014-6-27
第六届中国核电前沿高峰论坛2014 ——推动新型核电技术发展!
2014-6-13
我国三代核电“华龙一号”亮相莫斯科核工展
2014-6-13
陆丰核电一期计划2018年开始商运
2014-6-12
第六届中国核电前沿高峰论坛将于2014年8月27-29日在上海召开!
2014-6-3
CAP1400示范工程迫近开工选址阶段环评文件已公示
2014-6-3
核电新项目堆型要做选择题?
2014-6-3
中国设备监理协会协办第六届中国核电前沿高峰论坛!
2014-6-3
国家发改委再次明确“2015年运行核电装机达到4000万千瓦、在建1800万千瓦”
2014-5-27
闽、粤、桂、琼四省(区)环保部门签订核应急支援合作协议
2014-5-27
徐大堡核电正走环评审批程序
2014-5-16
中国大陆在运核电机组数量达到20台
2014-5-7
江西2个核电项目厂址通过国家论证
2014-4-30
重大专项三代核电CAP1400示范工程前期进展顺利,1号核岛负挖完成
2014-4-30
福岛核事故后,国内首个新核电项目主设备招标
2014-4-29
中广核宁德核电2号机组开始168小时试运行冲刺商运
2014-4-29
台经济部门官员:若台湾完全废核,电价将上涨40%
2014-4-29
CAP1400核电用690合金U形管自主化成功
2014-4-28
国家队“核聚变”,中电投与国家核电互生好感
2014-4-22
第六届中国核电前沿高峰论坛2014即将于8月27日在上海召开!
2014-4-22
第二届中国核电信息技术高峰论坛2014圆满落幕!
2014-4-22
推动中国核电信息化事业的发展,打造高效、安全的核电站运营环境!——第二届中国核电信息技术高峰论坛2014即将于4月10日在上海拉开帷幕!
2014-4-22
助力中国核电信息化发展,第二届中国核电信息技术高峰论坛即将开幕!
关于我们
公司介绍
企业文化
核电峰会
峰会中心
专业服务
行业信息
项目咨询
培训
会议&活动承办
招贤纳士
就业机会
职业发展
联系我们
电话: (+86-21) 6073 7200
传真: (+86-21) 6176 8133
邮箱: info@innchinc.com
 
© 2019 上海英致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